認識花精 >

巴赫醫師與花精療法

 

到了1930年,他放棄了他原先成功的醫療工作,轉而走入大自然中尋找花朵、植物、樹木,這之後就是我們之後所熟知的「12個療癒者與其他的花精」,每一種花精植物,對於負向的情緒狀態,例如恐懼、不滿或絕望等,都可以帶給我們正面、調節的能力,為了將花朵植物的療癒能力實踐在病人身上,巴赫醫師研究中使用日光照射與煎煮法,這兩種方式製作花精,這些花精稀釋至一定的程度之後,可視為一種藥物(出自於順勢療法的概念)。

 

他也發現負面情緒改變之後,人們會轉而恢復健康;經過他的臨床治療證實,花精不僅可以平衡人類各式失衡的負面情緒,而且可以治療許多疾病,甚至連一些傳統醫學或同類療法均束手無策的病例,使用花精治療後均有相當顯著的成效。巴赫醫師認為應從人生哲學的角度來看花精療法的療癒能力,在傳統醫學上,我們僅著重在個人的外在、身理是否健康,巴赫醫師也說到,疾病是一種來自於內在訊息,告訴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以及從內在去看這個世界。

 

巴赫花精療法(Bach Flower Therapy)的主要目的是來協助我們改變,以及讓我們回歸到真正快樂與幸福的生命體驗。巴赫花精(Bach Flower Remedies)自1936年巴赫醫師去世之後,在全世界以備廣泛地使用超過七十年。

 

** 由於愛德華.巴赫是位醫師,因此他所發明的製劑才能稱為花藥(Remedy,治療法、藥物),這三十八種花精於1993年納入英國同類療法藥典(British Homeopathic Pharmacopoeia)中,並有專論介紹。後來發現的許多花精系統,由於發明者並非醫生,甚至某些花精的製作方法也不同。此外,世界各國的衛生單位對於藥物的認定與管理有一定的標準,因此後來所發明的系統,均稱為花精(Essence,本質、元素)。

 

愛德華.巴赫是一位真正的醫師。他於1886年出生在英國伯明罕郊區的莫斯理(Moseley)。他先後就讀於伯明罕醫學院和倫敦醫學院,取得內科醫師、外科醫師學位,並在劍橋大學完成公共衛生的學位。此外,巴赫醫師還鑽研多門學問,他也是當年相當知名的細菌學家、免疫學家以及同類療法醫師。當時他從研究慢性疾病與細菌疫苗中發現「人格類型」與各種疾病相當有關連,並且發現種種的臨床症狀只是疾病的表徵,而非疾病真正的原因。失衡的情緒和負向的人格發展,才是引發疾病的根源所在。

巴赫醫師對於未來醫師們的願景

 

第一:

協助病患了解自己,並且為他們指出所犯的錯誤、個性中應彌補的缺失,以及天性中必須根除的缺點,然後以相對的美德來取代。

 

這樣的醫師,本身必須是人類天性法則下的優秀學生,如此他才能看出,造成所有來到他面前的人們,其自身靈魂與人格間衝突的要素。他必須能為受苦的人提出讓他們獲致心靈和諧的建議,而哪些行為違反了一致性,他們必須不再犯;又必須去發展哪些必要的美德,以掃除他們自身的缺點。每個個案都需要仔細研究;也只有那些奉獻畢生心力於人類知識研究,且內心充滿著助人渴望的人,才有可能成功地為人類承擔這光耀而神聖的工作,去幫受苦的人開啟眼界,並啟發他們個人存在的理由,還要喚起希望、慰藉與信念,好讓他們能戰勝疾病。

 

 

第二:

將是去執行能讓物質的身體獲得力量,並協助心智得到平靜的療法,擴展它的前景,並努力向完美境地前進,如此才能為整個人格帶來平靜與和諧。

 

這樣的療法存在於大自然之中,是神聖的造物者,為了療癒與慰藉人類而仁慈的賜予;這有些是為人所知的,而有更多則是當前世界各地的醫師們正在找尋的,尤其是在我們的母國印度,且毫無疑問地,當這樣的研究能更進一步發展時,我們將重拾更多兩千多年前便已為人熟知的知識,而未來的治療師,將能自由地發揮這美好且自然的療方,這些是上天為了解除人類疾患而安排的。

 

因此,疾病的剷除,將依賴人類對於宇宙恆久不變法則其真理的體悟,並讓自己以謙卑的心去服膺在這些法則之下,因而帶來自己與靈魂之間的平靜,並獲致生命中真正的喜樂與幸福。而醫師這一邊,則要協助受苦的人去認知這個真理,為他指出獲得心靈和諧的途徑,去鼓勵他對內在神性的信心,這是我們克服一切事物所仰賴的。然後,去施行那些能幫助人格和諧與身體療癒的物理療法。

 IFEC 國際花精研究推廣中心   版權所有
© 2005~2020 by International Flower Essence, Taiw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