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見問題 >

 

花精該不該稀釋?

巴赫醫師在Cromer居住期間,有一次曾用未經稀釋的救援花精拯救遇到船難的漁民。之後他在使用花精時,都會先經過自然純水的稀釋。許多花精治療師認為,水是乘載能量很好的介質,故採用巴赫花精系統的人,均遵照巴赫醫師的使用方法。

 

但也有一些治療師認為,稀釋過的花精,其療效和能量會減低許多,故建議病人使用未經稀釋的花精。我個人的使用心 得是,稀釋過的花精,其臨床療效不曾減低;未經稀釋的花精療效,也不會比稀釋後的花精療效要快,而稀釋花精的用水量多寡,並不會造成花精療效區別。至於是否能量會減低,似乎還未有專家學者做過定性定量的實驗證明,因此我認為使用巴赫花精系統時,遵照巴赫醫師使用方法的建議即可。

 

或許其他的花精系統製作方法與巴赫花精不同,而建議不稀釋。倘若你使用其他花精系統,關於使用方法與劑量問題,應遵照製作者的建議才好。

 

~ 摘自《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》

 

花精稀釋之後能量會不會遞減?

有些研究者發現,經過稀釋的花精能量會遞減,經過他們的能量測定發現,稀釋過後的花精在經過一個星期後能量會減到最低,而往後的日子裡花精的能量幾乎檢測不到,雖然稀釋後的花精加入白蘭地可以保鮮,能量也可以保持較久,但是他們建議花精稀釋之後能夠盡快的在 2 週內使用完畢,否則使用稀釋太久的花精,就如同喝白開水一樣,一點效用也沒有。

 

所以他們不建議使用傳統的 30ml 稀釋瓶,而建議改用 20ml 的稀釋瓶,如此可以保證在能量最佳的時機來使用花精。我個人的臨床經驗發現,稀釋過後的花精,在 2 個多月後使用(外用貼敷),仍然有相當好的功效,和這些研究者發現不同,因此我個人認為,花精的作用機轉不能只考慮到能量和劑量的問題,可能還有許多因素是現今科學儀器或能量測定無法檢測到的,此點有待進一步的觀察和研究。

~ 摘自《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》

 

一次花精處方可以加入幾種花精?

巴赫醫師曾在一次花精處方中加入九種花精;他剛發現花精時,經常使用單一花精處方。在他的著作與醫案中,對於一次該使用幾種花精,似乎也沒有定論。後來有些治療師認為,救援花精中使用花精的數目或許是個指標,因此建議一次處方不要超過五種花精為原則。

 

我個人的使用心得是花精種類越少,其療效越專一快速;種類越多,作用則較為全面,但使用者常會感覺療效平平。花精的使用不必太拘泥於使用幾種花精,只要你認為有需要就加入處方中。但切忌畫蛇添足,不要想一次解決所有問題,許多枝微末節的問題,在用過核心問題的花精之後,通常都會迎刃而解。此外,也必須考量病人現階段可以接受哪些改變;通常根據病人的需求給予花精,才是真正的處方指標。

~ 摘自《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》

 

一天需要使用幾次花精?

傳統的花精治療,對於花精的使用次數與劑量有其原則上的規定,而巴赫醫師認為,當病人「感覺需要」花精時,就是再次使用花精的時機;也就是說,花精使用的次數與劑量,完全視病人的需要而定。

~ 摘自《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》

 

何時該改變花精處方?

很多人會有個疑問是,當在進行花精療程時,倘若有新的情緒產生,應該要如何處理,是否將新的花精加入原來的花精處方之中?

我的建議是,當有新的情緒產生時,你可以先使用急效劑量給藥法,等到新的情緒問題緩解之後,再檢測自己的情緒,看是否還需要上次的花精處方。倘若是的話,繼續上一個花精療程,如果已經改變,就應該重新處方。

另外,巴赫醫師在處理嚴重疾病的個案時,會隨時注意病人的情緒變化。我們研究巴赫醫師的醫案後發現,一旦病人情緒改變,巴赫醫師就隨即改變花精處方。因此,倘若你正在進行某個花精療程,發現情緒變得與之前的處方不同,就可以改變花精處方,不一定要用完傳統的三週花精療程。

~ 摘自《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》

 

處方時應該使用什麼水?

巴赫醫師建議,儘量使用未遭人為污染的天然泉水,但今日天然泉水取得不易,故可使用礦泉水或過濾水代替。不過假如你選用國外進口的礦泉水時,要特別注意滴瓶的消毒,處方花精的過程需要完全無菌。國外的礦泉水多是過濾後直接裝瓶,倘若處方過程中接觸到手,礦泉水將是細菌很好的培養基,有時甚至瓶內加了 1/4 的白蘭地,花精仍然容易腐敗。如果選用的是國內廠牌的礦泉水,因大都經過過濾和煮沸消毒,因此較不會有上述問題發生。

~ 摘自《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》

 

處方時是否要加入酒精或水果醋?

加入白蘭地或水果醋的目的是為了防止腐敗,不過我的經驗是,未加入酒精或水果醋的花精,倘若在固定時間內使用完畢,很少會有花精發生腐敗的現象。有些體質敏感的人發現,未加入酒精的花精,在治療過程中其能量會隨時間而逐漸消失;此項經驗可供大家參考。

 

此外臨床上我們也發現,在進行花精治療時,倘若於處方中加入白蘭地,病人的「我執」會比較容易放下,一些抗拒花精或療癒過程中不舒服的現象較不易發生。倘若處方中有龍芽草、岩玫瑰、馬鞭草等花精,或者是病人對花精療法有些許懷疑時,建議可以在治療瓶中加入白蘭地。

~ 摘自《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》

 

花精中的酒精對孕婦與嬰兒是否安全?

每次花精處方時,花精劑量很少,再加上經水稀釋後,所含的酒精濃度已經降低,而且一次只需使用稀釋 4 滴花精,所以攝取到的酒精濃度其實非常低。新鮮的蔬果在室溫下放置一段時間後,也會發酵產生些許酒精,因此處方中微量酒精濃度,並不會造成孕婦、胎兒及嬰幼兒的傷害。

~ 摘自《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》

使用花精是否會產生抗藥性或依賴性?

花精的作用方式,並非仰賴其中的化學有效成分,也不是壓抑身體症狀或暫時緩解,而是真正找到疾病的根源然後加以排除,因此不會有所謂的抗藥性和依賴性產生。不過花精的使用,不僅在於情緒的調和與身體病痛的治療,還需要病人對自己發生疾病的原因有深入了解,找出靈魂和心智產生衝突的錯誤,或者是自己違背了神性愛的定律和破壞宇宙整體的一致性。倘若無法深入了解與認識自己,只是在遇到問題或身體病痛時才使用幾劑複合救援花精,或一直尋求他人協助開立處方,不敢面對或正視自己的情緒糾結問題,此種現象則像對花精產生了依賴。

~ 摘自《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》

何時才能停止使用花精?

該不該繼續使用花精?或何時該停止使用花精?完全是依照個人的感覺和需求而定,沒有一定的要求或規定。不過花精是陪伴你一輩子的好朋友,當你在人生旅途中遇到困難或病痛時,花精隨時都可以提供你適時的協助,幫助你度過難關。

~ 摘自《巴赫醫師的人生教科書》

為什麼使用花精沒有效果 ?!

或許我們之中有許多人,在聽過花精的神奇作用之後,決定使用花精,來幫忙解除自己身體的不適與心靈的苦痛;許多人在使用過花精之後,確實受惠於此項大自然帶給我們的偉大遺產,不過卻有許多人使用過後,卻發現沒有想像中那麼神奇,有些人開始虛心學習,深入研究,而有些人開始心生懷疑,決定捨棄。

 

過去我自己使用花精時,也和許多人一樣,用了之後沒有什麼感覺,而且臨床病人的反應與效果也不佳,一度也很想將其放棄,然而我想:為什麼有那麼多自然療法的醫生、學者,花相當長的時間去做研究、論著及發表個案,並大力地推崇此療法呢 ? 很幸運的,在拜讀過Dietmar Kramer 的花精著作之後,開始將花精做外用貼敷使用,意外地發現其療效出奇的顯著而快速,因此決定到英國巴哈中心拜訪,並決定好好地深入研究一番。經過一段時間的花精臨床教學,與個人的使用經驗,發現使用花精其療效不顯著者,均普遍存有以下幾種情況:

 

(1) 使用花精治療的目的是為了標新立異、好奇! 台灣社會普遍存在一種現象,就是東西越新奇越好,治療方式越花俏越好,只要有什麼新藥上市,就會有一批人開始標榜它的神奇療效,並以傳銷或秘方的方式流傳,進口商也會抓住機會大力製作推銷,直到市場飽和,價格低廉之後,就會被大家遺棄;然後又開始去追逐標新立異的藥物及療法。所以很多人該開始使用花精,是將它視為風尚潮流,能在同儕之中標新立異,根本不是真正的在為自己的身心健康付出努力。

 

(2) 猜忌、懷疑 很多人對於「新的」或「不了解」的療法會心生懷疑與不信任,害怕副作用或被騙錢;不過卻有很多人會聽信街坊鄰居的秘方治療,因為大家深信親戚朋友不會騙我,醫生或其者他專業人員是為了賺錢而推銷自費,他們的療法值得懷疑。而且花精使用的劑量相當少,劑型又相當特別,因而心存懷疑,因為懷疑、猜忌也是一種負面情緒,會嚴重影響療程,為了消除內心的懷疑與不安,必須對花精療法進一步的認識與研究。

 

(3) 對花精療法認識不夠深,花精的選取不正確 很多人使用花精時,對於自己或患者的負面情緒認識或分析不夠深入,只是抽取花精卡,或隨便抓週選取花精,而不作自我內省的功夫,無法找出引發疾病的真正原因(失衡情緒),因此花精的選取不正確,療效不夠顯著。

 

(4) 對身體疾病太過恐懼 很多人對於自己的疾病深感恐懼,認為一定要找出病因才能對症下藥,所以不斷地作檢查,一有神奇的療法就趨之若鶩,希望有奇蹟或神蹟出現。然而,只要出現治療過程延遲現象,便心生恐懼、心情低落,又開始見風轉舵,找尋其他的特效療法。

 

(5) 期望太高,太過心急 有些人在接受花精治療時,一直期待有特殊感覺,或希望疾病趕快怯除,然而 「馬不是一天造成的」,很多疾病需要一段時間的調養,才能恢復健康而獲得痊癒,因此耐心的調養身心,並且體會疾病所要傳遞的訊息,將使我們恢復真正的健康,巴赫醫師也曾經說過:「只有付出努力的人才能恢復健康」。

 

李頴哲醫師2005/7/25發表

該選哪一個廠牌花精 ?

 

巴赫醫師在他的著作中,試圖將花精植物的俗名、學名、生長地點,以及花精的製作方式詳細記載,並請他的傳人 Nora Weeks 將花精植物生長的每個階段特徵記錄起來,同時將植物型態特徵以手繪方式製成了植物花卡,以供後人參考運用。後來 Nora Weeks 又與 Victor Bullen合 著了巴赫花精的圖解與配製(The Bach Remedies, Illustration and Preparation),目的都是要提供大家製作花精的知識,好讓人們成為自己的醫生,療癒自己。不過,當年巴赫醫師也考慮到都市人自行製作花精有其困難,因此便委託 Nelson 製藥公司代理花精產銷事業,讓每個人都能受惠於這簡單、便宜、療效又顯著的花精,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,巴赫中心曾將「巴赫花精的圖解與配製(The Bach Remedies, Illustration and Preparation)」一書的版權收回,並引發了一連串所謂的「正統」巴赫花精之爭。(目前已經重新出版)

 

因此市面上充斥著 「花精能量高低」、「正統英國巴赫花精」的爭辯,大家都試圖證明自己才是正統,才是得到巴赫醫師的真傳。現在台灣市售的巴赫花精品牌有: 英國 Nelson、HealingHerbs、Sun Flower 與Crystal, 以及義大利的 Di Leo-Bach Flower Remedy……等, 很多人不知道該挑選哪一個廠牌的花精,才是真正的巴赫花精。經過我臨床的使用和觀察,只要是遵循巴赫醫師建議的花精植物以及所教導的花精製作法,其製作的花精效果都相當好,實在沒有必要去區分哪一家的花精能量比較強,哪一家才是正統的花精。

 

不過確實要注意他們所選取的花精植物品種是否正確,因為有幾家花精製作廠商,其官網的植物圖片似乎和當年巴赫醫師所選取的植物不同,不知道是圖片放錯了,還是在製作花精時選取的植物就弄錯了。巴赫醫師說:「只有企圖控制並支配別人的人才是最自私的。」因此,試圖堅持自己「正統」,排斥其他人而故步自封,完全違背了巴赫醫師的原意。

 

巴赫醫師當年希望大家找出自己的錯誤,自製花精來幫忙自己去除錯誤,發展相對美德,以療癒自己的疾病。製作花精沒有所謂的秘密,只於你是否選對了花精與花精植物?是否找到疾病真正的核心問題與錯誤?以及是否有一顆無私與慈悲的心?因此沒有必要為花精的正統與否而擔憂,是否真正想要面對自己的問題,正確使用花精,才是真正的癥結所在。

李頴哲醫師2005/7/25發表

Please reload

 IFEC 國際花精研究推廣中心   版權所有
© 2005~2021 by International Flower Essence, Taiwan